位置: 主页 > 六盒宝典开奖直播现场 >

第四百五十七章 那是你爹

时间:70-01-01 08:00 来源:

  身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,不管怎样,都希望出现在自家娘子面前时是伟岸英姿,可现在这小胳膊小腿的?嗯……要不长大个十年八年再相认,好歹挽回一下形象?

  挽回?是的,不用说,叶君君肯定看见网上广为流传的视频和照片,现在一想,隔着屏幕都觉得尴尬,更遑论见面。此时此刻,楚箫的内心是崩溃的,不发一言地盯着自己肉呼呼的爪子。

  “哎呀,干嘛呢这是,可一点不像我们威风凛凛的楚楼主呀。”姚羽然一秒看出楚箫不可说的郁闷,半是开解,半是打趣,笑嘻嘻道:“别怕,现在虽然是小短腿,但胜在可爱,小君君一定会爱不释手的!”

  在姚羽然怀里扑腾的赵恒之忽然滚向楚箫,看了眼自家娘子,贼兮兮地凑在楚箫耳旁说了句什么,就见从来淡定得一匹的楚楼主耳根腾地就红了,目光十分复杂。

  见此,赵恒之笑眯眯地拍拍他的肩膀,以过来人的口气,语重心长道:“别郁闷了,大有大的好,小有小的好,一会你就知道了。”说着,送上意味深长的小眼神。

  慕乘风表示好奇,默默凑过来,赵恒之却是不说了,一脸“佛曰不可说”的神情。

  慕乘风:“!!!”吼,你们竟然有小秘密,我们还是愉快的结义三兄弟吗?想着,丢给赵恒之一个“哼”,看向楚箫,意思不言而喻。

  不想楚箫咽了咽口水之后,默默转过脑袋,他想,这话当真不适合给翩翩君子的驸马爷说,实在,实在太登徒浪子!

  慕乘风:“……”好吧,我知道了,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,我却不配拥有姓名,我懂,我走,再见。

  姚羽然冷眼旁观,即便不知道赵恒之给楚箫说了什么,但按照赵恒之的尿性,用膝盖想也知道不可能是什么好话,当即道:“乘风你别管他俩,指不定又说什么见不得的话呢,没脸给你说。”

  赵恒之委屈巴巴地瘫倒,他这是为了谁?我是谁?为了谁?为什么你们要这样对我?哭唧唧,爬回娘子的怀抱自我安慰一下受伤的心灵。

  见此,姚羽然土豪地拍出一百,拎着仨小短腿就要下车,六合开奖结果,不想被司机师傅叫住,犹犹豫豫道:“这位小姐,你们要是

  有病,得去治,否则白长这么好看了。”一路上说的都是啥?一大人仨小孩怎么看怎么怪异,不是病是啥?

  姚羽然假笑脸,而师傅仿佛怕这一句话得罪姚羽然,一百块无法全部到手,油门一踩拜拜了您嘞,依稀留下一句,“白瞎这么好的模样了……”

  俩人就在派出所抱来抱去,跳来跳去,甭提多欢乐,活像失散几十年的姐妹,被冷落的楚箫生无可恋脸看她们姐妹情深。

  “对对对,快让我看看那三个小家伙,妈呀,头回看见那照片没给我笑死,咋越长越回去了呢?诶,人在哪?哪呢?”叶君君探头探脑一阵找。

  仨小短腿表示不想说话,这么大个人站这你看不见?来吧,拔剑打过,什么也别说了。

  姚羽然憋笑,默默让出身后几个小短腿,不想赵恒之埋脸扒着她的腿不放,这是害羞了?慕乘风躲无可躲,一本正经地撇过脑袋,背着手轻咳两声,假装我还是你曾经见过的风光霁月的驸马爷的……缩小版。

  伴随一阵杠铃般的笑声,一脸狱卒的楚箫被叶君君单手拎起,笑眯眯地看了又看,揉了又揉,亲了又亲,“夫君呀,你怎么这样啦?诶,我的姨母心,怎么能这么可爱?要不你就一直这样吧?我把你和宁儿一起养大!”

  面无表情实则慌得一批的楚箫:“……”终于体会到赵恒之所说的“温柔乡”,但这肆无忌惮的羞耻感简直可怕,闭眼,非礼勿视。

  这话叶君君根本说得没一点威胁力,因为实在笑得太灿烂了,怎么看怎么欢喜,又是揉搓个不停的,爱不释手没跑了。

  楚箫:“……”并不想说话,你玩吧,玩够了咱们再说。同时心里暗下决定,等我变回去头一件事就是重振夫纲。

  “啧啧啧,瞧瞧,驸马爷人虽小但派头不小,霸气,好想搓……啊,开玩笑的,我还不想被萧公主追杀。”叶君君看看这个,又看看那个,故作惊讶,“哎呀,这不是我玉树临风的恒之哥哥吗?这奶萌的,可以戳吗?”

  “不可以!”楚箫斩钉截铁地阻止自家娘子的魔爪,反手一个抱,誓死捍卫主权。可再次感受到“温柔乡”的楚箫又默默红了耳根。

  叶君君遗憾地多看两眼赵恒之,专心揉自家小夫君去了,见他脸红耳朵赤的,诧异道:“咦,夫君你怎么了?怎么这么热?风寒?这大热天的……”

  “咳咳。”十分懂赵恒之的姚羽然电光火石间就明白了,有情开口助楚箫一臂之力,“小君君,咱们找个地方坐着聊天?哦,楚楼主啊,身体倍儿棒,估计是看见你激动的,不然就是热的,没毛病。”

  直到上出租车之后,正戳着面无表情的楚箫的脸颊时,叶君君纳闷道:“我好像忘了件什么事儿。”

  这时,出租师傅嘟囔一句,“后面的警车是怎么回事?总感觉在追我的车?我最近没犯事儿啊。不是,一直都没犯事。”

  姚羽然等人沉浸在重逢的喜悦中,并没有理会司机的自言自语,没办法,人长得美,搭讪的方法各种各样,所以该高冷就得高冷。

  “嘿,咋回事,还招起手来?这是在跟我打招呼?”司机不淡定了,被警车追着,还打招呼,明显有事儿啊,跑?不跑?

  身体比思维更快,油门一踩,出租车哧溜拉开老远的距离。当然,一切都在规则中,否则警车就在后头呢,自个给自个找事?

  就这样,警车与出租车追赶了一路,姚羽然蹙眉,这司机着急啥,赶着去投胎?呸呸呸,说的什么鬼话,两分钟以内还可以撤回,撤回。

  而仨小短腿眼里肉眼可见的兴奋,一路闪电带火花的,速度与激情,甭提多刺激,就一个字儿,“爽!”

  最后,出租车再商场停下的时候,警车也停下了,司机大写的惊慌:“???”我这是干啥伤天害理的事儿了,追赶一路可还行?

  姚羽然等人无知无觉地下车,而司机师傅随时准备再度飞起,大有钱也不要的架势,但见从警车下来一抱孩子的女警,脑袋有点转不过弯来,这又是唱的哪出?

  “小姐,你可算记起来了,我们追了你们一路不容易啊。”女警一脸好笑,将赵承宇递出,揶揄道:“这记性可不行,一回丢一个,又得找老久。”

  叶君君连忙道歉又道谢,而车内暗中观察的司机师傅悄悄松了一口气,这才发现后背已经汗湿,啧,说出来你们不信,今儿我跟警车玩追逐游戏,最后我赢了。

  一见自家儿子,赵恒之立马失宠,反手被扔地上,抬头看时自家儿子已经占据“温柔乡”,表情十分僵硬。

  姐,我一时心急,啊不,大意,就忘了承宇。但是也怪承宇太可爱了,人见人爱,刚才就被派出所的小姐姐们抱走了,我这才……”叶君君连连作揖,深刻检讨错误。

  可算见到自家娘亲,眉眼笑弯了的赵承宇:“……”哦,怪我怪我,太可爱了。但总算见到自家娘亲,就姑且原谅你吧。但是,刚才在娘亲怀里的小短腿是谁?他好奇地转头看向盯住自己的小短腿,嗯?怎么好眼熟的样子?

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
热门文章
最新文章
Copyright © 2002-2011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
开奖结果| 复式三中二公式表图片| 醉红颜论坛与你相伴| 十错一平特公式|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| 九龙老牌图库印刷彩图| 特平码尾数计算公式| 正版白小姐救世报彩图| 香港铁算盘脑筋急转湾| 香港金多宝官方网站|